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飞针走绣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优惠券
查看: 69|回复: 0

美邦傍互联网大佬的大腿为何这般费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6 19: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海澜之家迎来新晋首富小马哥的青睐、江南布衣不断创新高、森马服饰收获历史最好业绩的时候,曾经在服装业呼风唤雨的美特斯邦威却一再出现危机。


2月27日,美邦服饰发布了2017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美邦服饰实现营业收入64.7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0.71%;净利润亏损为3.0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45.81%。这已经是美邦集团服装业务第三年亏损。


让美邦服饰管理层更加沮丧的,或许是其在互联网领域屡次做出的创新尝试均以失败告终。无论是早期的“邦购网”,还是大力推广的“有范”,最终都黯然收场。


除了业绩上的不景气、转型的失败,美邦服饰作为一家上市的家族企业,创始人周成建对公司控制权、话语权、决策权的绝对把控,或许才是美邦服饰问题频频,难以获得以开放、平等、协作、分享为精神内核的互联网公司青睐的深层原因。


散不去的财报阴霾

“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在每个80后、90后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也在中国内地服装业经历过呼风唤雨的时期。


2008年,美邦服饰刚上市时,曾经历过股票逆市大涨51%的辉煌时刻,股价一度达到39.57元的历史高度。彼时,美邦服饰的业绩也一路走高,于2011年达到顶峰,实现营收99.45亿元、归属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06亿元。


此后,美邦服饰净利润同比一路下滑。据其财报显示,2012年至2015年,公司的分别为-29.55%、-52.27%、-64.08%、-396.57%。

2016年,美邦服饰扭亏为盈,净利润同比大幅增加至108.37%。不过,对当年盈利起关键作用的是第四季度出售子公司上海美特斯邦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这为美邦服饰带来5亿多的收益。因此,2016年,美邦服饰扣非后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仍然为负。

于是,由于主业未得到真正的改善,2017年,美邦服饰的业绩继续大幅度下滑,净利润巨亏达到了3.06亿元,同比下滑跌幅更是达到945.81%。此外,美邦服饰严重的库存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在2012年,美邦服饰的门店数量达到5220家。这可以说是美邦服饰的巅峰时期。情况从此急转直下,2014年美邦全国关店数量达到了800家,而截至2015年末,其门店数量锐减至3700家。


或许是因为认同“新零售”理念,虽然业绩连续下滑,美邦服饰却逆势选择重新开启线下扩张计划。2016年末,美邦服饰在全国拥有直营店和加盟店3900多家。


2017年,美邦服饰的开店计划“变本加厉”。2017年11月当天迎来10家门店同日开业,开启了门店扩张的小高潮。2017年12月23日,美邦服饰更是以百店同开,再次刷新了行业开业速度。美邦集团董事长周成建表示,转型布局购物中心渠道,这是美邦升级后坚定不移的策略,未来仍将继续渠道优化。值得一提的是,“被选中”的海澜之家,目前拥有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过5600家。


此外,有分析指出,美邦服饰在2017年的疯狂布局其实是导致公司业绩受损的原因之一,线下布局成效慢,短时间内可能难以恢复业绩。


虽然美邦服饰表示,公司业绩亏损与其近期开店并无关联,但据媒体调查显示,周成建曾现身的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店,就颇为冷清,甚至出现了导购人数多于消费者的现象。


同时,美邦服饰的股价也随着业绩同步走低。截至3月2日,美邦服饰收盘价仅为2.88元/股,同时其总市值也从最高的389.4亿元滑落至如今的72.36亿元。


屡试屡败的线上转型

作为传统服装业领军企业的美邦服饰不是没有尝试过转型,事实上,美邦可以说是最早布局电商的服装企业之一。


早在2009年,美邦服饰曾推出电商平台“邦购网”,并率先推出了实体店内扫码消费,一店缺货全国寻货,线上购物线下退换等多项功能,形成了一个以传统网购为特点、带有一定O2O试水的应用场景。


2013年,美邦又在全国陆续推出多家体验店,同时店内提供多种O2O功能服务。但可惜的是,这些尝试并未能有效改变美邦服饰的状况。据媒体报道,其在重庆推出体验店人气依然堪忧,并达到期望中的效果。


2014年,美邦服饰先是斥资5000万冠名“奇葩说”,在2015年4月推出了“有范”APP之后,便将“奇葩说”的推广对象从美邦改为“有范”APP。按照原有的构想,该款线上销售平台直指千禧一代,希望能够帮助美邦将线下4000家门店带来的数亿人次客流和1000万会员转化为平台用户。


然而这个由周成建之子周邦威深度参与、仅在信息技术的研发投入方面就高达7034万元的“有范”最终还是让人失望了。数据显示,虽然“有范”APP的认知度提升高达6倍,但根据2016年3月媒体报道,“有范”APP当时的下载量仅37万左右。同时,为了推广“有范”,美邦付出了高昂的运营成本,2015财年显示,美邦服饰当年的广告投入约1.17亿元。


或许是由于各种尝试未达预期目标,2015年下半年,美邦服饰将先前计划募集用于互联网大数据及O2O建设的90亿元资金砍半,调整为42亿元。最终,“有范”APP于2017年8月停止运用。


于是,美邦服饰轰轰烈烈的线上改造也以失败告终。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对于美邦服饰来说,无论是大面积开门店,还是转型试水互联网,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其创始人周成建。这位白手起家的浙商,可以说一直都将美邦服饰掌握在手中,从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便可见一斑。


据美邦服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其控股股东是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54,000万股股份,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90%,是美邦服饰的控股股东。其中,周成建直接持有发行人控股股东华服投资70%的股权,并拥有华服投资另一股东上海祺格90%的股权。


美邦服饰的二股东是周成建的女儿胡佳佳,持有公司股票6000万股,持股比例为10%,并同时持有华服投资股东上海祺格10%的股权。


首次公开发行7000万股之后,华服投资的持股比例被稀释至80.6%,胡佳佳的则被稀释至8.95%。周建成依然对美邦服饰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得益于股权结构,2008年8月,美邦服饰在深交所甫一上市,周成建及其女儿身家合计超过160亿元,一跃成为中国服装业首富。2009年、2010年,周成建实现了中国内地服装业首富“三连冠”。


自2012年起,华服投资开始减持。截止到2017年三季度,华服投资的持股比例降到50.65%,周成建仍为美邦服饰实际控制人。胡佳佳的持股比例有所浮动,但几乎未曾低于8.9%。可以说,像美邦服饰这样的股权结构,在国内已经上市的家族企业中是非常少见的。

由此,可以说周成建一直把持着美邦服饰的最高话语权,并且他也曾形容早期的自己为“暴君”,而这无疑对美邦服饰的管理层造成了极大影响。


曾有美邦内部人士透露,周成建平常“指着人鼻子发怒、拍桌子大吼那都是常事,他的管理模式简单说就是‘不需要你们有想法,只允许帮我落实’。”


周成建的暴脾气曾造成的美邦高层的持续人事动荡。在2008年美邦上市前,美邦服饰已经遭遇了六次大规模人事震荡,包括1997年5位管理层集体离职,2002年19位经理人的相继离开以及2004年2位副总的离职。


2008年、2009年连续有高管离职。而引起重大关注的莫过于在美邦长跑了13年的副总裁程伟雄也于2012年7月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此后又迅速加入了美邦的“敌人”波司登。


此后,2016年11月,林海舟和刘毅又都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至此,在2010年4月公布的接受股权激励的7名高管人员中,仅有周成建侄子周文武1人仍留在美邦。


在高管离职之后,或许是为了避免徐翔案对美邦服饰造成过多不良影响,周成建于2016年11月,将美邦服饰交给了女儿胡佳佳。不过,虽然完成了名义上的交接,但美邦服饰实际上恐怕还是难以算得上真正“摆脱”了周成建。


周成建递交了辞职信之后,又给美邦员工发了一封公开信。他在公开信中明确表示,自己仍会继续担任华服公司的董事长,“任何一个下属公司我当不当董事长都是会履行大股东的职责。”


同时,周成建说,“多年来我履行的不仅仅局限于董事长的职责,更包括老板的职责。作为董事长,要负责处理公司的具体事务,董事长每一任期三年,承担在任期之内把事情做好的责任;而老板是终身制的。”而身为“老板”的周成建实际上对美邦服饰的决策依然有着不可撼动的影响。


在2017年12月22日,周成建出现在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宣布了次日起美邦服饰将迎来百家新店同时开业的消息。周成建彼时曾公开表示,全国百家店新开业的方案离不开创始人以及曾经团队全职责任人的作用,“如果只是我个人意愿,这个事情是做不成的;但是没有我的想法,也没人人敢去做,这个是个很好的结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免责声明

飞针走绣服装论坛创建于2010/09/25,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飞针走绣服装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